小村春色

小村春色我用青春的身体犯下了错  One   那年我17岁,父亲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,妈妈独自一个人带着我,靠给人家打短工过活,过得很是艰难。   一天,一个和妈妈一起打工的老姐姐告诉她,她有一个当包工头的远房亲戚两年前老婆去世了。她看我妈妈人不错,如果要愿意的话,她可以给妈妈做一个介绍。还没等妈妈回答,老姐姐又叹了口气,很艰难地说,不过他有一个儿子是个弱智,不知道是否介意。   听了老姐姐的话,妈妈开始还真有些动心,可~听到他有一个傻儿子,就不觉一愣,可是又一细想,其实也没什么,只要他爸爸有足够的经济实力,就算养活他一辈子也没什么。最主要的是只要他能对我们娘俩好,这就够了。于是,她就点头同意了。   那天,妈妈是带着我去和包工头见的面,因为妈妈不放心我自己在家,而且更重要的是想看看他能不能接受我。包工头叫栾国庆,我叫他栾叔。是一个很好的男人,很热情,人也长得很端正,还给我拿出不少的糖果。他家住市郊,是三室~厅的新房子,而且还带一个大院子。房间里让他布置得井井有条,看起来也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。妈妈和栾叔谈得相当投缘,我甚至觉得他可以成为我们娘俩今后的依靠了。加微信:aigushi360 更精彩!   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栾叔的儿子,从我进屋就没看见他。妈妈问他,怎么没看见儿子啊?他笑了笑说,怕儿子捣乱,不方便说话,就让他去别人家玩去了。妈妈也笑着说,没事的,孩子嘛,有什么不方便的。   栾叔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没说什么。   Two   就这样,妈妈和我就开始和栾叔交往了。   他们花前月下挽着手散步时,我就自己待在屋子里做作业,然后看电视,顺便也帮着收拾一下房间。   其实我一直都很怕见到栾叔的傻儿子明明,可说不上是什么原因,又觉得应该见见他才好。不过,我来这里好几次了,真的还一次也没碰到过他,应该是他爸爸知道我们要来,就安排他去别处住了。   终于有一天,我第一次见到了栾叔的傻儿子明明。   那天白天,妈妈说她下班要早一些,就让我放学先去栾叔家,给他收拾一下屋子,等妈妈下班过去再给他做晚饭。   当我打开房门时,只见在客厅中坐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,穿得很干净,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呆滞的目光。   我问他是不是叫明明。他不说话,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才说,我知道你是谁,你是一个大坏蛋。我笑了笑,心里想,这可真是一个傻孩子。   我没再和他说什么,进客厅就开始擦玻璃,然后又去收拾茶几。那个傻孩子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。我瞥了他一眼,发现他的眼神中正流露出愤怒。   还没等我擦完茶几上的茶具,这个傻孩子突然跳起来揪住我的头发撕扯起来,他将我按在地上,手死死地抓着我的头发。我疼得嗷嗷直叫。接着,他又突然哭了起来,松开手把茶具上的东西都掀到了地上。我怔怔地看着他。他突然猛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。我当时差一点让他给吓呆了,愣了一下才连忙开门跑了出去。   可是我没敢跑出太远,怕傻孩子在家里再惹出什么大祸来,就又偷偷地转了回来,悄悄地把门打开一条缝,只见他正赤裸着身体在屋子里乱跑,把东西扔得满地都是,他跑了一会儿,就躺在地上睡着了……我这才悄悄地走进去,给栾叔打了电话。   Three   那天晚上,我和妈妈说了这件事,妈妈心疼地看着我,又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他们家过去的事情。   原来在明明13岁那年,他妈妈出轨了,后来两人又吵翻了。一天明明回家开门时,正看见那个男人赤身裸体地用菜刀在砍着也同样赤身裸体的他妈妈,血溅得到处都是……明明一下子就被吓傻了,他狂叫着向外奔跑,结果被一辆汽车撞倒了,醒来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犯起病来就会打人,然后就自己脱得赤身裸体四处疯跑……   看着妈妈很内疚的样子,我想他们家其实也挺不幸的。于是,我就对妈妈说,没关系的,我愿意和你一起去照顾他,我会慢慢适应和接受这些的。   那天晚上,妈妈哭了,她拥着我睡了一夜。   Four   星期天我休息,栾叔又去了外地联系工程项目。妈妈让我过去看看他家里有什么需要办的事情没有。打开门时,明明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见我来了,他一边笑一边拍起手来。他这样的举动突然让我毛骨悚然。www.5aigushi.com   把卧室收拾干净之后,我看见他趴在沙发上酣酣地睡了。我蹑手蹑脚地拿着抹布在客厅里收拾起来。在擦烟灰缸的时候,我手一滑不小心将烟灰缸打破了。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熟睡的他。他醒过来,愤怒地看着我,走到我面前,接着就是对我一顿拳打脚踢。他的力气很大,任凭我怎么挣扎,都逃不过他的拳头。   我的衣服被他扯坏了,隐约露出了粉色的胸罩。这时,他突然停下手来,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胸部。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赶紧把衣服掩好,可是没想到他又把拳头砸在了我的身上。我的衣服再次被他扯开,胸部也隐约露出一些来。他的动作又停了下来,眼睛又开始死死地盯着我的胸部看,然后就摩挲着胸罩还傻呵呵地笑……我突然发现了他的这个“秘密”,便借机拉着他坐在了沙发上,抚摩着他的头发问:“真乖,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?”   “明明。”   “哦,明明最乖了,只要以后明明不再打姐姐,姐姐就在这里陪你玩好吗?”   明明盯着我的胸部,冲我使劲地点了点头,拍着手傻呵呵地笑了。   Five   那天晚上,我回到家,扑在床上很伤心地哭了个够,然后又擦干了泪水,心想毕竟这次我找到了能让明明不再打我的办法,这应该是我与他接近的条件。虽然这是用我暴露自己的身体换来的,可是明明毕竟是个智力不健全的孩子,他的这种反应也许就是一种本能,他思想单纯,并不知道羞耻之事,他绝对是不会带有那种玩弄女人的邪恶,给他看看又何妨呢?   这样一想时,我少女的脸上不知不觉染上了一层红晕,心底里竟有了一种渴望的冲动在蠢蠢欲动。为了妈妈也为了我们能有一个安稳的家,当然,也为了这种时常能出现的冲动,就这样吧。于是,我又安慰自己。给自己增加着继续和他相处下去的勇气。  第二个星期天的下午,我又来到了栾叔家。栾叔客气又热情地招待我,让我感到了很多的温暖,我觉得妈妈真是找到了好人。他和我聊着准备中考的事时,突然来了电话,他有事要出去。他苦笑着跟我商量说,真没办法,你先回去吧,等晚上我回来了,你再和妈妈一起过来。   我知道他是怕我弄不好明明,于是,我一笑说,不用,没事,我先把屋子收拾收拾,等你和妈妈回来吃饭。栾叔有些惊讶地说,你自己在这里能行吗々我笑了笑,告诉他,没事的,你就放心去吧。他回头看了一眼明明,又看了看我,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。   谁知栾叔刚一出门,明明就开始用眼睛瞪我,我怕他再扑过来打我,就先将自己的衣服扣子解开了两个,于是明明坐在沙发上乖乖地盯着我看。每当我走近他身边的时候,他的情绪就会变得特别亢奋。我擦完茶几刚想走开,他突然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不让我走。我吓得挣扎了一下,没想到他居然又对我拳打脚踢起来。我蜷缩成一团,他又扯坏了我的衣服。这下,我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了他的面前。他停了下来,开始傻傻地看着,接着又把一只手放在了我的一个乳房上,嘴里唠叨着“真好玩,真好玩……”我只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坐了起来,一下下抚摩他的头说,明明,只要你答应不再打姐姐,姐姐就在这儿陪你,如果你再打姐姐的话,姐姐就不再来了。   明明哭了起来,抓着我的手喊,姐姐来,我要让姐姐来。   我抚摩着他的头,让他的头枕在我的怀里,虽然我的脸烧得通红,可是一想到终于能让他接受我了,还是觉得很高兴,因为我以后必须要成为她的姐姐,要保护和安排他的生活,如果他不能接受我,我们今后的家庭生活该是多么的痛苦啊。这样想着,我的情绪慢慢释然了,脸上的红晕也逐渐消失了,心里只剩下家庭的温暖与对病孩子的怜悯了。   Six   没想到,我的这种方法果然很奏效。每当明明和我在一起快烦了的时候,我就会让他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摸一下。就这样,我便轻易地俘虏了他。   这天,我和妈妈又去栾叔家,想把屋子打扫一下。   栾叔和妈妈先进了里屋,我则在厨房收拾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过了一会儿,我隐约地听到里屋有一种奇怪的叫声,我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外,向里面张望。这一看可让我惊得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。只见栾叔和妈妈都脱得赤条条的,妈妈仰躺在床上,栾叔站在地上,正用手摩挲着妈妈的身体,妈妈紧闭着眼睛,嘴大张着,发出一声声奇怪的叫声,身体也不断地扭动着……玻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,红着脸悄悄地走了回来。   可是刚一推开外屋的门。却看见明明正在扒着门缝向里屋看着,我知道他也一定是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叫声。   我难堪得又悄悄地退了出来,回到厨房继续收拾那些杂务。   过了一会儿,里屋门开了,栾叔和妈妈走了出来。栾叔说他们要出去办些事情,问我是待在这里等他们,还是和他们一起出去。我想起了他们刚才的样子,觉得很害羞,于是就说不和他们去了,还是待在这里等他们回来。   看着他们走出院子,我转身进了外屋。可是刚一推开门,就见明明赤身裸体地站在床前,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喊着什么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,他一定是在学刚才栾叔和妈妈的样子。   我吓得面红耳赤,想赶紧退出去,可是已经晚了,明明听到开门声,马上就扑了过来,我躲闪着制止他,可是这次他却不再听我的话,而是把我推倒在地上,大叫着让我学着刚才妈妈的样子。看着他痴呆呆的目光,我知道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办,那他是不会罢休的,而且还可能被他毒打一顿。   于是我只好坐在沙发上,脱下了鞋和裤子,www.5aigushi.com让他躺在我的脚下,我用脚一下下地揉捏着他已经高高昂起的部位……虽然我的心里并没有那些淫荡的想法,可是青春的身体上受到的刺激,还是让我也逐渐地开始有些兴奋起来,我不由得加快了摩擦的速度,自己的心也随着狂跳起来。可是没想到,就在我闭着眼睛胡思乱想时,意外发生了……   也许是因为我闭着眼睛用力过大的摩擦,或者是因为他突然受到的刺激太强烈了,或者是因为他的身体病态的缘故,只见他突然浑身抽搐起来,没一会儿就开始口吐白沫。翻着白眼。这一下,我真的是慌了手脚,脑袋里一片空白……慌乱中,我急忙穿好裤子,又给明明穿好衣服,然后就打通了栾叔的手机……   Three   但是,明明还是死了。医院诊断说他是因为过度兴奋导致癫痫而死的。   我赶到医院时,只见栾叔平静中带有一些悲伤。我知道,明明毕竟是他的儿子,虽然是一个病人,但是血还是要浓于水的。   我不知道栾叔后来是不是知道了我和明明最后的那些事情,他没问过我,我更是没敢说出什么。可我仍然认为是我害了明明,虽然只是一个意外,但是他却永远离开了我。一想起这些,我的心里就有一片阴影在笼罩着,让我坐立不安。   再后来,栾叔和妈妈就住到了一起,而我就在高中和大学住校了,很少再回家。   我的精神开始变得有些恍惚起来。直到现在我已经嫁作人妇,可是仍然还会经常在夜里做噩梦,梦中总会有明明出现,他赤身裸体地搂着我,让我给他揉捏昂起的部位,他那双痴呆呆的眼睛很可怜地看着我,然后大喊着“姐姐来,我要让姐姐来……”   每次在这种噩梦醒来,看着身边睡着的老公,我的心中都会产生出一丝疼痛,我知道对不起傻明明,也对不起老公,但是我却无法和老公说明这片笼罩在我青春中的阴影。